人员查证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和谐法制豫北频道首页 >> 幸福豫北 >> 反腐倡廉 >> 内容

一个市级重点招商项目非正常毁灭的幕后解读

时间:2012/11/8 15:27:05 点击: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核心提示:( 来源:中华法制新闻网) 濮阳市沃意迪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是基于濮阳市工业园区对锂离子电池隔膜项目的高新技术引进才得于成立。2009年下半年付殿方应濮阳市政府招商引资政策的号召,怀着对家乡热爱的复杂心...
( 来源:中华法制新闻网)
濮阳市沃意迪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是基于濮阳市工业园区对锂离子电池隔膜项目的高新技术引进才得于成立。2009年下半年付殿方应濮阳市政府招商引资政策的号召,怀着对家乡热爱的复杂心情,带技术从深圳回到了濮阳。经过濮阳工业园区管委会、濮阳当地的几个投资人等各方面的努力,于2010年3月份,各股东正式签署了《投资协议》,成立了濮阳市沃意迪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3428.57万元(付殿方作为技术投资方,技术股是经过专业评估机构评估,各股东签字认可并在工商局登记注册过的,占注册资本的30%)。第一届董事会分别任命张和平为公司董事长,陈红杰为副董事长,付殿方为总经理。 2010年8月份公司与濮阳工业园区管委会正式签订《项目投资协议书》。地方政府为了给予鼎力支持,把此项目列为了市联审联批项目,边建设边跑各种审批、备案手续。2010年10月份公司正式取得营业执照。2011年3月,该公司《年产2800万平方米锂离子电池隔膜项目》被市政府评为市2011年第一批重点建设项目。
  然而,当付殿方一心一意把生产技术基本全部投入用于生产线时;当有关的技术信息让他们控制的足够多的时候;当生产线基本具备投产条件时;在做立项、环评、规划、向政府申请用地时都是用濮阳市沃意迪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的锂离子电池隔膜项目的名义,在土地招拍挂手续上在2011年7月4日前必需摘牌的紧急关头时;2011年6月27日上午,在付殿方和其他股东强烈反对的呼声下,张和平、陈红杰突然召集股东会,两人合谋、恶意、非法做出解散沃意迪公司的决议,无偿掠夺技术投资方占公司注册资本30%的价值1028万元的技术股权(说股东会决议非法是指:一程序非法,没有按《公司章程》规定,召开股东会要提早十日通知召开会议,而是当天通知并私自表决;二是在内容上不具备《公司法》规定的具有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股权表决通过;三是非法解散公司后,没有实行清算,把沃意迪公司资产直接私自转入德力普公司名下。会后,为了避嫌,张和平在没有任何其它工业项目的条件下,以张和平另外一个公司——濮阳市和平药用玻璃包装有限公司的员工——财务部的出纳步永刚的个人名义拍到了这29亩工业用地的使用权(其实是29加5加10亩,共计约45亩),非正常手续骗取到了工业用地使用权。为了避嫌,他们用与他们关联人员的名义重新成立河南德力普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但资金还是他们出的,注册地址就是沃意迪工厂地址)。同时,他们还吸纳了濮阳市沃意迪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的既是股东又是技术人员的两名人员作为新公司的股东.有意思的是在沃意迪公司,这两名技术股东分别占有公司2%的技术股份,而在新注册的河南德力普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又成了股东的这两名技术人员分别占有德力普公司4%的股份比例。。

  会后,付殿方回忆了很多历史事件,这些事件可能和他们蓄意解散公司有着必然联系。在公司成立后的运作过程中,张和平、陈红杰没有依法履行《公司章程》规定的对公司认缴的出资额出资义务(张和平、陈红杰、高盼森共同认缴2400万,而其实际进入沃意迪公司基本账户的只有480万元)。为了继续蒙骗付殿方继续履行合同,把生产技术都骗取到,张和平、陈红杰安排下属会计人员违规抽逃、虚假注资430万元,造成继续出资的假象,并有意把货币资本股东出的其它资金960万元,以其他公司的名义和其它个人的名义持有资金,蓄意为以后解散公司,逃避责任提供方便,严重违犯了《公司法》的要求。在2011年6月24日张和平为何以自己要办理信用卡为由,通过刘春柱把公司公章从付殿方手里骗走,并没有归还。建在工厂基建设期间,张和平、陈红杰经常违犯政府有关法律、公司章程、公司制度,朝令夕改,我行我素。基建期间,厂房建设不能遵守有关消防基本法律、规章,致使厂房建设期间至少发生四次火灾,消防支队至少一次派两辆消防车去灭火。张、陈二人故意违反公司管理流程,制造矛盾等等。

  张和平除了作为沃意迪公司法人代表、董事长,他还是濮阳市和平药用玻璃包装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和总经理。陈红杰除了作为沃意迪公司副董事长,他还是濮阳市恒日装饰公司的法人代表、实际控制人。他们二位都是多年的企业领导人,并都在其掌控的其他公司里都常年聘用着法律顾问,在解散沃意迪公司时明明知道自己是违法的(一是在解散公司的程序上违法,没有提前十天通知股东开会:二是在解散公司的内容上违法,不具有三分之二以上股权表决权通过;三是解散后公司没有经过清算。)但还是联合起来做出了解散沃意迪公司的决定。尤其是在付殿方要求有些补偿时,张和平多次正式声明:“你说打架也行,你去法院告我也行,要回股份没门儿!我还到不了怕你付殿方的份儿!”陈红杰在多次开会期间也向付殿方和所有股东表明态度:“我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我还怕什么?” 沃意迪公司锂离子电池隔膜项目还是濮阳市里重点招商引资项目,市委、市政府领导还多次亲临工地现场指导工作。在项目马上正式投产,还没有进入正常生产盈利的轨道时,他们都敢这样搞破坏。如果它是普通的一个私人合作项目,那又该怎样?有朋友多次善意警告付殿方:“你可要小心!别到处乱说,他们这些人可什么都做得出来,小心你的小命儿!”

  对张、陈二人非法解散沃意迪公司之事,有多位《公司法》专家、学者在解读它时都不得其解,他们有着这样那样的不同猜测:都在自问张和平、陈红杰等他们为何拥有那么大的胆子?是因为以前做事就这样,还要继续这样的掠夺本性使然?还是这个地方环境允许他们运用此手段?难道这个地方有一个中国内地式的独特的商业环境?还是在这个地方就不需要尊重那些“没用的”经济规律和法治秩序?还是这就是濮阳独特的政商博弈的必然结果?!已经不是个别事件,早已成了普遍规律!!!

  为了个人的合法利益,也为了给自己带到濮阳来的博士技术团队一个交代,在多次找他们协调无果的情况下,付殿方于2011年8月23日向濮阳市华龙区人民法院提起了诉状。诉求是:撤销公司股东会解散公司的决议。同时,向濮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状。诉求是确认付殿方占有濮阳市沃意迪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59%的股权。9月28日华龙区法院开庭审理了股东会决议案,直到2011年12月12日,华龙区法院给出通知:说暂时中止审理,等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那个股权案子有了结果,华龙区法院再审判出结果。2011年12月14日濮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股权纠纷确认案进行了审理,到今天为止还没有出审判结果。2011年8月底,因工资问题,付殿方向濮阳市劳动仲裁委员会提起了劳动仲裁诉求。劳动仲裁书出来后,张和平作为沃意迪公司的法人代表拒不执行。理由是沃意迪公司已经解散。(事实上从法律的角度沃意迪公司目前还存在。他们多次到濮阳市工商局要求注销沃意迪公司,工商局没有给他们办理。)无奈的付殿方不得不又向华龙区法院提起要求支付劳动补偿金的诉讼,2011年12月12日华龙区法院开庭审理了劳动纠纷案,至今也没有给结果。现在他们在沃意迪从法律上没有解散的条件下,以德力普公司的名义继续使用沃意迪公司的生产厂房和生产设备进行生产,同时以金钱为诱饵还吸纳了沃意迪公司的两名技术股东作为德力普公司的股东和生产核心骨干人员。至于涉及刑法的有关案件还没有任何进展。正像网上有位法学教授点评的那样:“濮阳公、检、法能经受的起这个案件的考验吗?”

  有人说:那时(2011年6月底)沃意迪公司具备投产条件了,(尽管10月份已投料生产,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能够正常生产,也许卸磨杀驴太早了点!有些技术活儿还没有完全掌握。),付殿方的技术信息他们控制的也差不多了,公司一解散,付殿方这26%的股份划归为零,他们就相当于加大了26%的股份,这就是货币资本出资方非法瓜分付殿方的股份,就是掠夺。现在,回过头来思索以前的很多事,也许从一开始就是一个招商骗局。很多事件的前后因果很符合合同诈骗的法学逻辑。还有人说:他们就是拿着付殿方带来的高新技术项目做幌子骗取工业用地,他们或者压根就没有以付殿方的锂离子电池隔膜项目为中心,就是以此项目为幌子在骗地,既然弄到了地,当然会把付殿方甩掉。想想也是,那二期圈的29亩地或许再白白荒芜两年也得不到应用。社会舆论都在说这是典型的“卸磨杀驴”事件。他们的此种行为与濮阳市委、市政府强力打造的“一创双优”新局面背道而驰,严重破坏了濮阳市招商引资的法制环境和诚信环境。他们的行为涉嫌触犯虚假出资、抽逃出资罪、合同诈骗罪、侵犯商业机密罪。记得有位贤人曾经说过,假设你发现厨房里有一只蟑螂,那绝对不止一只。为维护市场经济处事规则、社会正义、社会公平;为倡导一种对简单而普适的商业逻辑的尊重;为倡导一种对公平透明的游戏规则的遵守;倡导一种对符合人性的商业道德的敬畏的环境氛围;为真正实现濮阳经济发展的良性循环;恳请有关监督、管理部门予以严查,处理。我们再次高呼:维护民营企业高新技术股权的创业投资法制环境和诚信环境势在必行!

 来源:网络

 

欢迎转载本站文章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